古向

一篇小文,小试牛刀,就是废话很多的(bl)短篇

    司觉得自己耳朵要聋了。
    四周遍布着烟火爆竹的声音,而他懒得捂住耳朵——除夕夜他离家出走了,这使得他的心情非常糟。
    十分钟前司拨通了自己发小康的手机,现在,康大概在路上吧。
    司环抱双臂,抬头看着漫天闪烁的焰火,想起了今夜表情狰狞的父母家人,突然鼻子一酸。
    他孤独地站在广场中间。
    新年的声音还在响。
    等待是件漫长的事。
    当司觉得过了好久好久以后,他终于看到康累得气喘吁吁的向他奔过来的身影。
    “司!”几秒过后,康在他面前弯着腰大口喘气。真的累坏了,他扯住司的灰色外套来保证自己不会坐到地上去。
    “呼—呼——”康瞪着眼,看着司的表情有些不可思议。
    “你……搞什么,大过年的——”显然还没缓过来,他皮肤上析出一层薄薄的汗,夜间的冷风吹得他几欲发抖。
    司能想象他接着电话抛下一家子亲属冲出门的情景。会把叔叔阿姨吓到吧,司有些好笑地想到。
    实际上康冲着屋子喊了一句“我要去接阿司!”
    才开始奔跑的。
    “……康,谢谢。”司一把抱住了康,他无法表达自己的感受,康的到来就像阴云中的一束光照耀过来。司以为自己会在康到来的瞬间哭出声,但事实却没有,最多只有一丝哽咽。
    “你知不知道冬天晚上很冷啊。”康发现身体先于大脑指令将司搂得更紧。双手蹭到司的外套帽子下面,感受到久违的温暖。
    如同两只抱团取暖的刺猬。
    康不知道司为什么离家出走,但是现在也不是问的时候,因为他听见了埋在自己领间的司发出了几声细微的抽泣。
    不过很快,随着一声恶狠狠地吸鼻子的声音,司干净利落地在康的肩膀上蹭了蹭,抬起了头。
    “我的衣服……”
    很显然司自动忽略了这句话。
    “我现在不能回家了。”司委屈兮兮地说。
    “……哦。”康松开了司,虽然脸上露出嫌弃的表情,但是却把手缩到袖子里,隔着布料拽住司的袖子,拉着他走出广场。
    “我要冻死了。”
    “哦。”
    “我爸妈要打死我的。”
    “哦!”
    “我没地方待了啊~”
    “唉――”康叹了一口气,“你认路吗?”
    “嗯?”司只被拽着走,并没有注意到要去哪。
    “去我家的路,认识?”
    “嗯……”司终于注意到了周边熟悉的建筑,他张了张嘴,并说不出什么,最后他深吸一口气,任由康带着他走了——反正,去哪都比回家里好。
   
   
    【……】
    “小康妈妈!”
    “咦!小点声,远程攻击啊!”
    “呜呜呜,我家阿司跑出去好几天了,一点消息都没有~”
    “……都几天了你才打电话给我?”
    “阿司爸爸不让我找他,我是悄悄地问你的。”
    “……真是亲生的啊……”
    “呜呜呜,这大过年的,阿司一个人能去哪啊?”
    “阿司干嘛要跑出来?”
    “……唔……反正他就是一个不高兴就丢掉一大家亲戚跑出去了,那个……叛逆期,对,他叛逆了!”
    “你儿子有病吗?”
    “没有!他健康的很!”
    “跨年夜叛逆,离家出走,脑子坏了吧,压岁钱不要了?”
    “可是他就是跑路了啊!呜呜呜,要是遇到坏人怎么办,他……他…打不过的啊——”
    “……闭嘴!”
    “我的阿司啊——他带着钱跑的啊——”
    “闭嘴吧,我要告诉你一个坏消息。”
    “坏得过阿司不见了吗?!”
    “坏的过。当然会更坏。”
    “呜……你说吧。”
    “……你儿子,在我手上……我劝你赶紧打钱到我卡上赎他回去……”
    “…………”
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 “嘟……嘟……嘟……”
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
    几分钟后☜
    【叮!您有一条新信息】
    『小康家妈,你好,我儿子就拜托你了。
    你要相信我和他爸真的很担心他,但是明天去旅游的票子已经买好了,退票太麻烦,你懂的。
    来自司娃娃』
    【叮!您有一条新消息】
    『我收拾行李的时候发现阿司他爸的一张卡不见了,肯定是那个小崽子拿的!悄悄告诉你,阿司表现得超级像预谋离家出走!你帮我抡他一顿。我给钱!下午就打三万给你,让那小子在你家住到开学吧……求你了::>_<::
    来自司娃娃』
    【叮!您又有一条新消息】
    『他爸那张卡的密码是我生日,你看着时机告诉阿司吧,他不会主动问我们的,哎……看到了吗?我是很关心他的!!
    来自司娃娃』
   
   
    …………
    “妈,你在干什么?”
    “……看你司阿姨卖儿子,顺便倒贴些小钱。”
    “?”
    “……你负责照顾好阿司。”
    “……?什么意思?”
    “我和你爸在国内待不了几天了,很快就回美国去了。”
    “哦。”
    ……
    “小康啊……暑假要去我们那玩的话……”
    “到时候再说吧。”
    不知为何,康妈妈觉得自己儿子语气中带着一股兴奋,是去美国度暑假?好像……不是。
    “也不知道你在高兴什么,啧……”
    “放心吧,我会好好照顾司的。”康歪着脑袋,露出调皮的笑容。
    〖时间飞快地逝去〗
    飞往美国的班机划过天空,拖着漂亮的尾巴渐渐远去。
    “康妈妈,你说那两个孩子到底是什么情况呢?”带着金丝边眼镜的文雅男人开口向旁边一位美丽的短发女士问道。
    “我说康爸爸,不在孩子面前的时候能不能别叫我康妈妈?”短发女士露出几分小闹心。
    “……呃,好的好的。”
    “那两个孩子都长大了,他们自己知道分寸的。”
    “我还是有点担心,他们后悔了怎么办?”
    “你是妈妈还是我是妈妈?老人说儿孙自有儿孙福,年轻人的事,得他们自己去经历。”虽然短发女士嘴上这么说着,但是眉心也染上了几丝担忧。
    …………
    “啊欠!”康抱着电脑正在刷游戏的副本,突如其来的一个喷嚏让他手腕一抖,把束缚技能按错成突进技能,就见他一个刺客突地跳进敌人堆里,眨眼就黑了屏幕。
    康看着复活倒计时,揉了揉鼻子,还好,没有造成太严重的后果,顺风的局势并没有变化。
    “康,”司从二楼下来,脸上印着不安和纠结的表情。“我有事要跟你说……”
    “嗯嗯,你说吧,我听着的!”康的角色正好复活,他操控着角色准备去摸一只小野猪。所以背对着下楼来的司,自然也没有看见司忧虑重重。
    “……康,从小到大我可就你这么一个朋友啊。”
    “难道我不是?”康摸完野猪,开着隐身去支援被压着打的单线队友,顺便回了司的话。
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   海滩上最不缺的就是阳光,旅游二人组――司的父母正懒洋洋地摊在海滩边上,晒着日光浴。
    “孩儿他爸,我这眼皮怎么突突的跳呢?”
    “哪只?”
    “什么拿纸?”
    “我问你哪只眼睛!”
    “哦哦,可是都在跳啊,还很激烈。”
    “人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,你这个倒是有意思。”
    “不要笑嘛,跳得我这心里也不踏实,会不会是小司出事了啊!”
    “他不是在小康家吗?哪有那么容易出事。”
    “也对哈,唉不对,你怎么知道他在小康家,我明明没有……”司妈妈急忙捂住嘴,紧张得墨镜也给蹭歪了。
    “……”司爸爸侧过头来看着司妈妈,“我还没傻到猜不出来他在哪,”他伸出手,帮司妈妈把墨镜摆正。“再说如果他不在小康家,你早跟我闹翻了。”
    “这个,那个……他爸,你不生气了吧。”
    “气过了。”毕竟是自家的儿子,再怎么气也大不过关心他。“唉,感觉我挺失败的,小司有这样的心思竟然都不早跟我说,果然孩子大了,会藏事儿了。”
    “哪失败啊,你自个儿也不见得啥事儿都跟爸说啊。这孩子……要是……”司妈妈说到这里,忍不住叹气,“小司要是真的找了个……我们怎么办啊。”
    “……什么都不办,我们给他收拾好后顾之忧,等他受伤了明白了的时候好好陪着就行了。”司爸爸闭着眼睛说。
    “唉,我只希望他不要傻乎乎的把自己卖了。”
    司爸爸听着妻子担忧的语气,勾起一线笑容,“别想了,来,我再给你涂点防晒霜。”
    “啊?什么?别别别,你一碰我我就忍不住就想笑,痒得很!!”
    “哦?这么有意思?”司爸爸不怀好意的笑着,准备行动起来。
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   “大年夜那晚,我和我爸妈说了。”司深呼吸了几口,终于说出了离家出走的前因。
    康听了这句话,又是一个手抖,操控的刺客原地转了一圈,被敌方一口咬了个沉默技能,接着就和自家的战士两个横躺在地上看起了星星。
    [我艹nm,刺客你梦游呢?太假了吧,不会玩就别来勾引我一起送死!]红色铠甲的战士在聊天频道恶狠狠地表示不满。
    [对不起对不起,刚在实属意外!]康随意地道了个欠,转过身子盯住了司。
    “你很有勇气啊大兄弟,所以你是提前准备了要跑出来避避你爸的怒火?”
    “不,不是的。”司走到沙发那坐下,扯了一个抱枕蹂躏,“我没想到我爸会气成那样的……”
    “呵。”康突然显得有些疲惫,把注意力拉回到游戏上,他瞧了瞧自己的装备和战绩,决定趁队友们牵制住敌方火力的时候拿下全图野怪boss,给队友加一个全体状态。
    “康。”司舒展了下眉头,让自己看起来不是那么愁眉苦脸。
    “嗯?”康等待着复活时间结束。
    “你跟阿姨她们说了吗?”康的角色刚好复活。
    “……我不用说。”康操控刺客跳出了复活点,靠着重生加速向boss出生点赶去。
    “为什么不用?”刺客离开了己方基地。
    “我觉得吧,他俩早就看出来了。”康的刺客在路上。
    “……是,是吗”刺客在boss出生游荡了几秒后,来到了boss面前,挑起了敌意。
    “我也不确定啦。不过我觉得是这样。”按照康对自己角色的了解,这只boss应该在30秒左右被击杀,目前蹭破了boss一半护甲值。
    司怀抱抱枕,看着康的背影有些不知所措。
    “叔叔阿姨真是太好了……”司语气带着哀怨。
    “还行吧,起码没赶我走。”康的注意力集中在boss的血条上,护甲破了boss的防御也低了不少,血条蹭蹭地下降着,现在已下降到70%。
    “……”司听了这话,心里的难过冒了出来,不过他知道康正在玩游戏,无心之语罢了,他强行把难受压了回去。
    “小司你也不要担心啦,你爸妈总会理解你的,对了,你和他们是怎么说的?”血条剩55%。
    “我说……我是双性恋……”司闷闷地声音传了过来,让康的心里突然地猛跳了一下。
    “没了?”康很想转过身去看看司的表情,但是boss血条还剩余40%。
    “没了。”司垂着眼睛,声音小了一点。
    康觉得心里更加烦躁,一个不留神被boss狠狠地挠了一爪子,去了半管子生命值。
    此时boss剩下30%的血量。
    康紧紧抿着嘴,一边小心地给自己一点点回血,一边拉着boss的仇恨不让boss潇洒回窝。
    剩余25%。
    “康……”
    “嗯?”
    剩余15%。
    “……康。”
    “嗯嗯嗯?”
    5%。
    “要说快说,不说憋着!”康看着和boss一样危险的自己的血线,额头出了一层细汗。
    4%
    “那个……”
    3%
    “康,我好像……”
    2%
    “很早就喜欢你了。”
    1%
    “什么?!”康猛地一回头,动作激烈连带着椅子与地板摩擦发出“呲啦――”的声音。
   
    【You have been hit by boss】
   
    康愣愣地听着电脑里的系统女音提示,被boss一抬手拍死了?
    “……你,你再说一遍?”
    [游戏内语音:辣鸡刺客搞什么?!被大龙搞死了????你玩个锤子啊玩!]
    [游戏内语音:233333投了投了,刺客是废的,不玩了不玩了。]
    [全场:对面的我们家有个煞笔,没心情再打了,我来给你们送,记得给我点个赞啊!]
    [全场:举报我方刺客,谢谢。]
    康一脸僵硬地直接叉掉游戏,面色白得有些难看。
    “你,你认真的?”康看着缩成一团的司,胸口起伏变得夸张。
    司咬着牙跳下沙发,往楼梯跑过去。
    “你觉得是,就是。”
   
    康只觉得瞬间全身血液都冲到了脸上,很是羞人。
   
    完了,肯定从脖子以上都红了。
   
    康愤愤地想到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