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向

《绿意组》
唯一出镜人物:匿名

《那天的一会儿》
重庆·汉服出游
“随手拍”
地点有重庆洋人街和梵高星空艺术馆

《阿烈》短篇

我应该习惯一个人的生活,毕竟你已经离开很久了――阿烈

夏季是美好的,也是痛苦的,汗流成河的同时,也因为有姑娘的腿子看而兴奋。当然最好看的腿子肯定是二次元的老婆的腿子――单身狗阿烈瘫在出租屋的单人床上,双眼无神地盯着墙上的二次元少女海报,手里拿着把周边扇子,有一下没一下地扇着。
天气真的热,仅几分钟,阿烈整个后背都湿透了,他僵硬地坐起来发现了昨晚上被自己踢下床的等身抱枕。
你睡个觉真不老实。
似乎有谁的声音从空气中飘过。
阿烈呆滞了一秒,弯腰捞起了抱枕丢在床头,穿上拖鞋去浴室冲了个凉。
“感觉活过来了。”阿烈心里平静了一些,不再因为天气而内心燥热。
他打开了最喜欢的游戏,领取了挂机在线的时长奖励便想在世界组个队蹭一波今天世界boss幽冥骨王,可是屏幕上突然跳出来了一个组队邀请框。
【[那就在一起]lv53请求组队】
是个肉职,阿烈有印象,但是玩家是个声音很甜的妹子――前几天连过麦真是被惊到了。
不明白现在女孩的想法,居然玩健美型肌肉男职业,而且,还有了一个游戏情侣――一个高挑美女奶妈――游戏名字叫[如果我爱你]
……
阿烈摸了一颗键,他的游戏角色[叫声主子听听]也就入队了,他是个喜欢在地图浪着打野怪而不喜欢和玩家对撸的猎人型炮手,他靠着技术在游戏里到是有那么一个迷妹圈,[那就在一起]也算是一个吧。
“主子主子!你终于出现了,我媳妇要突破了,求主子带飞啊~”耳机里传来盈盈女声,非常动耳,就是内容让阿烈实在高兴不起来。这才几天,就把媳妇都拉过来求带了。
“嗯。”阿烈低沉地应了,反正他的日常活动都差不多做完了,剩下的时间主要是磨一磨生活技能的等级和开世界boss,带完突破也来得及去打幽冥骨王。
“媳妇媳妇,看主子愿意帮你啦,快谢谢主子!”活泼的声音很好听,就是阿烈越听越难受。
“啊,谢谢主子。”
一道令阿烈瞬间石化的声音传了过来,这是一把男音,很干净舒服的男音。
阿烈猛地摘下了耳机,几秒过后,他再次戴上耳机,不过关了麦,只开启了收听模式。
“哎哎,主子开麦啊,你要指挥我们啊”女孩似乎有点吃惊,毕竟之前都是连麦操作的。
阿烈看了一眼〔如果我爱你〕的等级,49级,然后敲了段话。
【队伍】〔叫声主子听听〕:你们看着点技能,能躲哪躲哪,剩下的我来就行了
【队伍】〔叫声主子听听〕:在边上站着喊666也可以。
【队伍】〔那就在一起〕:主子威武!!!!!y^O^y
然后这女孩儿把队长给了她“媳妇”,那个拥有好听声音的男孩没有多说什么,迅速的开启并进入了突破副本。
副本有三个boss,顺着剧情出现,最麻烦的是第二个boss,不难打,就是boss干扰技能太多,〔如果我爱你〕一个“未成年奶妈”不仅没有奶到队友,还凄凉地没有躲过第一个干扰技能,委屈地被二boss摁死在了地上,之后需要等限定时间才能复活,标志是“她”灰色头像一点点变成彩色,完成了就复活在离死亡地最近的副本复活点。
阿烈就觉得心里很舒坦,叫你玩人妖号,关键是还菜!阿烈对这个人没有一点好感,就凭这人和那个混蛋的声音极其相似,就凭这个人居然和自己的迷妹组了CP!
阿烈知道这人不会是那个混蛋的,可就是心头隔应。这十年来,任何和那个混蛋有相同之处的人都令他反感至极。
结束游戏的阿烈干干脆脆地退了游戏,他点了根烟,靠在椅子上。
唉,只是一个声音相似的人而已。
可是这成功的让我又想起你了。
混蛋。

何其幸运

光是这两个字,就足够让我想象了

18.07.29今天很是快乐
我唯一的男神啊,快乐无比

学校附近有一个天堂

回忆我头一次熬夜

我现在在熬夜
然后我想起来,我人生第一回熬夜是因为我写不完老师布置的家庭作业,嗯,小学的时候,这样感觉还挺可难受的,毕竟小小年纪就开始了安慰史

他再次从黑暗中睁开眼睛,静静地等着我安排他的命运。
我问他:“你知道现在我会让你做什么吗?”
他看了我一眼,垂下眼帘,不同以往几次的倔强,也没有丝毫地挣扎。
“你已经没有了你父亲,最信任的兄弟就是你的杀父仇人,之后还成了是你眼中的伪君子,甚至要代表正道除去你和你的组织,你呢,作为魔教少主,在这继承父位的关键时刻,被叔父夺权,魔教一分为二,你只有少数的拥护者……你觉得你现在要做什么?”
他仍不出声,只是垂眼看着脚下无边的黑暗。
“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能看到我,看到……你的创造者,你只是我笔下的一个人物,我要你如何,你就只能如何。”
他终于看向我。
“为什么?”
“因为设定,因为我需要这样的一个你,只有这样的你才能完成我的作品,我文中的所有元素使得你必须做这些事。”
“……你安排了父亲的死,他的背叛,魔教的分裂?”
“这是我前几次已经说过了的,事情会这样发生,只是你不信。”
我虽然好奇,为什么笔下人物能与我交流,但我并不认为这会妨碍我对剧情的大致安排。
“那这次呢?你要我做什么?”他似乎已经接受了被操纵,也明白了这是个怎样荒诞的事情,我创造了他的世界,谱写了他的命运。
“……其实,当我写下的文字越来越多,世界的元素就越来越完整,你也就不用再问我了,因为是你,因为是那个时间,因为是那个情节,你会自觉的走上我安排的路。别人也一样。”
“……”
“你不觉得,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,你才真的像世界的一员吗?下一秒会发生什么,明天会发生什么,你不知道,而这,就是未知,未知才是最精彩的。”
“……”他的眼睛先是起了光泽,慢慢的,又回复了死寂,甚至比刚才更死。

黑暗中,他再也没有来看过我。

我这个人很念旧的

一旦确定了你和我是什么关系,我就不会改变的,你我姐弟相称,我就是真的把你当成亲人的,不参杂利益,不包含世俗,那只是一份情感,纯粹的,干净的。
我对你的承诺一个都没有兑现啊还,我们认识了多久,我初一,你小学三年级,我们起于游戏《征途》,别于游戏《王者荣耀》,这看起来很不可思议,到这确实是我跟你的相处啊,隔着遥远的距离,依靠网络,我知道了世界上有你这么一个温柔的男孩子,你待所有人都好,待所有人都真诚。
为什么呢,为什么呢,你为什么就这样一声不吭的消失了呢,你说你毕业了高中要好好努力,你说你等我等我们去找你,你说了要等我给你做一套汉服,你说要带我逛逛西安,你为什么就不见了啊,我甚至还没有存下你的照片。
弟弟,我喜欢叫你“吾弟”,你再回答我一次好不好,你再跟我闹一闹行吗,我还要拉着你一起上段,一起玩游戏,我还要抱怨你为什么长得那么高呢,你回来啊!
吾弟,星,
我求你了
明明8.10号你还在,明明8.11你也还在,8.12呢?圣诞节呢?2018呢?